芭乐草莓葵花丝瓜

23 11月

芭乐草莓葵花丝瓜

  

<>天才壹秒記住網.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天大地大,大不过一个理字,但理字再大,也大不过拳头。

所以,江湖首先应该讲道理,但最终却还是要讲拳头。

“留下车里那个人,然后滚”

这声音虽然冷酷而刺耳,但实际上,却已经邀月善心大发,难得一见的好脾气,好耐心了。

心眉大师沉声道:“老僧并无伤人之心,但女施主却咄咄逼人,李探花关系到本寺一位重要人物的生死,心眉此次押解李探花前往少林,玩玩不容有失。得罪之处,还望二位女施主海涵。”

他缓缓道来,说得似乎很平和,但传入江风三人耳中后,每一个字变得有如洪钟巨鼓,震得他三人耳朵嗡嗡作响。

心眉刚刚言罢,便有四名灰袍白袜的僧人挥同心眉一起,将江风一行三人团团围住。

此时江风是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,而邀月和怜星二人,更不可能对区区几名少林僧人产生一丝一毫的畏惧之心。但三人不怕,却不代表三人坐下的马儿不怕。

焦躁的马蹄虽然因为主人手中的缰绳不至于太过凌乱。但围着三人越转越快的包括心眉在内的五人不仅消耗着马儿的耐心,也消耗着马儿主人那本就不多的耐心。

“秃驴,既然你们这么喜欢转,那我就让你们转个够”

最后一个“够”字吐出,忽然之间,邀月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五人的身前。

“人去哪儿呢”

这是四名僧人的想法。

“不好”

这是心眉的想法。

“再不走要死”

这是田七爷的想法。

“好快的身法,好毒的招式”

这是李寻欢的想法。

思想有多快,邀月的招式便有多快。

那四名心眉带来的少林僧人毕竟习武之日不足,一身内外功夫有限。邀月消失的一刹那,四人虽然已经各自尽了最大的努力,护住自己周身上下的要害与穴位。

但下一刻,当心眉的眼神瞥过一道一闪而逝的白色身影,并发出一声悲愤与凄厉的吼叫之后。

四道血线已经自那四名僧人的咽喉处缓缓出现,他们的眼睛依旧睁得老大,他们黄色视频APP官方网站的手依旧举的老高,但他们的心脏,此时缺已经不再跳动。光华与神采从他们眼中流逝,只剩下一具具耗尽了全部生机的尸体。

“你这女魔头,老衲”

心眉尚来不及开口,邀月的身影已经合身扑了上去。她的身法实在是太快,就算是天上的月光闪耀,似乎及不上邀月的速度。

此时的心眉再也无暇他顾,双手合十的瞬间,一身嫡传的少林内力已经被他运转到了极致。他十分自信,就算对方的轻功身法再快,也绝快不过自己一瞬间的出手。

这一套金刚般若掌掌法他心眉浸淫其中已不是一日两日,数十年如一日的苦修不仅仅将这门掌法的威力发挥到了极致,更使得这一套掌法已近乎变为了心眉的本能。

双掌齐出,强劲无匹的掌风仿佛在空气之中行成了一片真空一般,将一切双掌所及之外的空间彻底封死。

一拨,一转,邀月猛然之间出现的手掌在心眉的眼中,登时化为了千手观音一般的无数交织重叠的残影。

而下一刻,心眉也不知她用了什么手法,心眉这势不可挡的两掌竟被她拨了回去。

“砰砰”的两掌,竟全部打在自己肩头上,而心眉本人偏偏却既不能收住,也不能闪避。他这两掌金刚般若掌掌力雄浑,开碑裂石只当寻常,是何等气力。

但听得一阵骨裂之声“咯咯”传来,随后这两掌竞自己将自己打得跃倒在地上,满头大汗。显然,这筋骨断裂的痛苦,绝非常人所能忍受。

一旁的田七爷本也跃跃欲试,但此刻却又不禁怔住了,目瞪口呆地瞧着这邀月,连手指都不敢动一动。

而瘫倒在地的心眉却是挣扎着扬起头,颤声道:“移花接玉,神鬼莫敌,你”

此时的邀月负起手,傲然道:“你虽然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,但可惜,太晚了”

“阿弥陀佛,善哉,善哉”

就在那心眉双目紧闭,双手合十,口宣佛号,一副圆寂之前的大彻大悟之境时。忽然听得马车之上一声怒吼传来:“住手,否则的话,我先杀了他”

但见此时的田七爷脸上一丝惨白与紧张交织,右手握着一柄明晃晃的匕首,正抵在李寻欢下巴下面的咽喉之上。许是因为过于激动和紧张,一丝殷红已经顺着他的匕首缓缓流淌而下。

“你敢威胁我,你可知道,敢威胁我的人,都是什么下场”

邀月的声音冷的像一名死刑宣判官一般,每一个字都好似一柄大锤一般敲在田七的心中。但这丝毫不能使他产生半分的退却心理,恰恰相反,此时的他却将自己手中的人质逼得更紧。

此时的心眉见得江风一行三人似乎真的投鼠忌器,心中不由生出一股生的希望。毕竟,能够活下去,又有几个人会选择死亡呢

只可惜,下一刻,当心眉大师的眼中已经布满了希望的时候,一道凌厉的指力仿佛利箭一般的穿透了心眉大师的胸口。

“阿弥陀佛”

生机消散的最后关头,心眉摘下了佛珠,一颗一颗在手中转动。自佛号而始,自佛号而终,这,也许是他最好的归宿。

便在心眉大师心口被洞穿的一刹那,那可怕的白色人影登时速度不见的一个转身,朝着田七爷飞扑而来。

“对方究竟有没有将李寻欢的性命放在眼里继续威胁还是赶紧离开”

对于某些人来说,也许他们会将很多东西看的比自己的性命更加重要。但田七爷不会,他老人家刚刚在江湖之中享有了偌大的名声,又怎么肯轻言放弃呢

几乎是本能一般的选择和动作,田七爷空着的另一只手在李寻欢背上一推,内力涌动之下,登时将李寻欢仿佛沙包一般掷向来人。

随后田七爷看也不看,一个转身,便已经朝着远方而去。

“何必走的这么着急”

银铃般的声音响起,下一刻,血光飞溅,一颗大好的头颅已经冲天而起。未完待续。手机用户请浏览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