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草客户端入口

23 11月

小草客户端入口

  

明月下,山岭中。

气劲激旋交击,猛刮着四周的空气,尖锐的割裂声,正响彻空旷的山岭。

一个白衣女子身形似鬼魅,又似轻烟,四方八面围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猛攻,她手中宝刃化成万千芒影,水银泻地又似一波波的浪潮。

那男人绰立一块巨石上,长脸肃穆,一对眼神深邃莫测,闪着狠冷无情的光,但亦另有一股震慑人心的霸气。

他双手或拳或抓或掌,中间夹杂着举脚疾踢,举手投足间,寒劲四溢,霜气扑面。

白衣女子蓦地飞高,从上至下,剑法更趋凶狠险毒,只攻不守。

那男人只守不攻。

他嘴唇紧紧闭着,眼神中却有了一丝轻松。

他很清楚,莫看这女人越攻越凶,实则强弩之末耳!

白衣女子绝美的脸上泛起了一层苍白的光,本来有些暗淡的双眸闪出了绝决的厉色,倏然一剑,直插向男人咽喉。

她自知精血将尽,到时奄奄一息,再无还手之力,唯有等死,她不愿临死前还会被人擒下,遭受侮辱,只求这拼死一剑,能够与敌偕亡,至不济也能速死。

剑,并没有刺空!

带起了鲜血。

是个男人的血,却不是那个男人,也不是咽喉。

一个衣衫不整,两鬓白发的少年极其突兀的出现在两人中间,胳臂上中了女人一剑,肩膀上挨了男人一拳。

他吐了口血。但剑已在手,剑光似电,血如花飘。

白衣女子如遭雷击,断线风筝一般往后飞跌。

那个神情肃穆的男人神情不再肃穆。只剩莫名的惊诧。

他闷哼一声,捂着胸口暴退,指缝中流出股股鲜血。

他双目冒出寒芒,凌空挥拳,击出一股奇寒无比的气劲。

两鬓白发的少年本来也很迷糊,拔剑反击只是受创之下。下意识的出剑自保,一时间其实也陷在云里雾里,弄不清状况。

但那男人突然再次出拳,让他顿时分清敌友,剑光化虹,直击到猛扑来的气劲上。

“嘭!”

气剑交击。形成一股涡漩,以少年为中心四处激荡,附近杂草尘土,风扫落叶般急速翻腾抖飘。

少年微微吃了一惊,他实在没料到自己竟然会莫名其妙的遇上这等高手,竟然一剑无功!

这股气劲虽然凌厉非常,他本还不放在眼里。不过谁曾想,明明只是一股拳风,却带着一种奇异无比的回旋劲,忽然间连四下的空气都给带动了,由上下四方齐往他挤压过来。

他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奇怪的劲力,差点不知所措,不知该如何抵挡。

幸好他反应机敏,一剑击破气劲最强之处。余下的冰寒劲风,干脆硬抗了下来。

宇文化及目露惊讶,没想到他家传秘功“冰玄劲”,竟然会被人这么强行破掉,而且还像没事人似地,连脸色都没变上一下。

少年的双眸陡然亮起,闪着幽莹莹的光,又是一剑刺出。

剑快,剑意更快,无孔不入的精神威压还在剑之先,先一步击到了那男人处。

那男人神情一僵,转瞬恢复如常,倏然后退,退到十丈开外,朗声道:“阁下为食色app成版人抖音了这个化外女子,与本官作对,实属不智,你可知她曾入宫行刺圣上,你若再敢阻拦,我宇文化及只能将一切都推在你的身上了。”

两鬓白发的少年平剑直追,叱道:“找死!”

他已看出,这宇文化及不但口中说着威胁的话,更在积蓄内力,正如张弓前的拉弦,意欲所指,明显毫无一丝的善意。

流星般的剑光,流水般的动。

无法想象的绚烂和辉煌,沿途的空气都已冷的透彻,凝重的剑气似高空的冰晶坠地,剑光流转之间只带着死寂的寒!

宇文化及的脸色终于大变,突然跃开,直闪过山丘,眨眼不见了,声音远远的传来:“如此剑术,世所罕见,尊驾究竟是谁?真想要和我宇文阀彻底过不去么?”

少年直追了十数丈,终于止步,淡淡道:“我?风萧萧,你,宇文阀的宇文化及,好,我记住了。”

他毫无防备的中了一剑,挨了一拳,要说一点事没有,那是不可能的。

尤其是宇文化及那一拳,古怪的劲力现在还在他的体内肆虐,几乎都快将他的骨髓给冻住了,他还能仗剑赶跑此人,已算是竭尽全力了,否则怎肯轻易罢休!

“风萧萧,风萧萧!”

宇文化及低低念了几遍,发现自己的脑中绝无这个名字。

他有些不甘的望向远方伏在地上,人事不知的白衣女子,又看了看冷冷盯着他的、按着剑的风萧萧,终于叹了口气。

他知道自己已经彻底惹恼了这个突然出现的剑法高手,连报出宇文阀的名号,人家都毫不留情面。

可见这少年肯定大有根底,必有所恃,今日之事无论如何是讨不到好了,只能先行回去,打听清楚这少年的来历,再来另想办法。

宇文化及城府极深,到了现在,居然没有动气了,反而笑道:“本官奉圣命,追捕要犯,尊驾既然一力包庇,本官技不如人,自然无话可说,来日方长,就此别过。”

风萧萧瞧着他飞快退远的背影,冷哼了一声,不满极了。

这人临走还要给他扣上一顶大帽子,真是不知死活。

不过现在还不是追究的时候,风萧萧四面望了望,身形闪动,消失在山岭里。

毕竟养伤要紧!

要知道“飞升”的过程极耗精神和功力,尤其是还要保证自己清醒,而正当他已经很虚弱的时候,又被两个高手合力一击。

要不是他“飞升”之前正和黄蓉龙虎交泰,使得自身精元无比充沛,耐住了消耗,说不定又会功力全失一段时间,而不是只是受点伤了。

他才刚走,远处的草丛里忽然爬出两个大头,是两个少年,一个方面大耳,肩宽膊厚,颇为粗壮,轮廓有种充满男儿气概的强悍味道。

另一个灵动秀气,眼神深邃,个子也很高大,只是肩宽腰窄,瘦弱不少。

两人一齐朝伏在地上的白衣女子扑去,悲叫道:“娘!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ps:新部上传,求票票~~大唐剧情太过宏大,请融俺稍废些笔墨,大致构架一下剧情,所以开头会有点平淡。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